最新

婚內有詭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婚內有詭第176章 深夜來者,他想殺我

    深夜。..

    所有人都已經睡下,整個言家都靜悄悄的,隱隱瀰漫起陰森的氣氛。

    二樓某間臥房。

    「咔嚓。」

    房門被打開,言長慶走進房內,雙腳停在床邊,垂目,借着月光看着竇慧文那張美麗的臉,瞳孔忽然變的極為激烈,腦中迴蕩着他們在一起的每一個日日夜夜,每一個幸福快樂的瞬間,而最後,他又想起她拿出離婚協議的那個情景,怒意立刻上涌,恨意瞬間橫升,他的雙手慢慢伸出,掐住了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竇慧文睡着睡着,呼吸突然困難。

    她難受的蹙起眉頭,雙目猛然睜開,但因為言長慶是背着月光,她沒有看到他的臉。只看到一個漆黑的輪廓。

    她慌張的掙扎,雙手抓着他掐自己脖頸的雙手,同時張開嘴,卻發不出聲音。

    言長慶看着她痛苦的樣子,手不停的用力。

    他咬牙切齒道:「去死去死吧」

    竇慧文震驚的瞪大雙目。

    這個聲音

    這個聲音

    他是言長慶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他已經死了,他已經被火化了,他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裏?

    他到底是誰?是誰?

    言長慶的雙手好似要掐斷她的脖子一般,竇慧文竭力的掙扎,他甚至用腳去踹他的身體,但是他就好像是一塊堅硬的巨石,一動不動,而且對她充滿着恨意,她已經開始頭暈,她知道自己就要暈倒,而接下來她會死。

    不要。

    她不要死。

    她竭力的張開嘴,用盡所有里的力氣,聲音沙啞的叫着:「長長慶不不要」

    言長慶聽到她的聲音,聽到她叫自己的名字,手猛然的鬆開。

    竇慧文抽搐一般的深吸了兩口氣,卻還是沒有抵擋住那股眩暈。昏了過去。

    言長慶的雙手用力的攥成拳頭。

    剛剛他為什麼要鬆手?她只不過叫了一下他的名字,他竟然會捨不得殺她?

    可惡!

    不對。

    現在不殺她也好,要多折磨折磨她才行,就這麼讓她死了實在是太便宜她了,他要讓她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痛苦的過着每一天,每一分,每一秒。

    嘴角邪肆的勾勒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輕輕的拍了拍她的面頰。

    「我所承受的痛苦,我會加倍。三倍,十倍的,奉還給你。竇慧文,你給我記住,我不會放過你,做鬼都不會放過你。」說完,他收起手,轉身走出這間臥房。

    在路過言默臥房的時候,他的雙腳不自覺的停下,雙目也不自覺的看向房門。

    聽說竇敏回來了,而且就住在小默的房間。

    她為什麼要住在小默的房間呢?

    她到底是誰?

    會是小默嗎?

    他立刻收起雙目。

    不會。

    小默已經死了,她已經死了。

    雙腳再次邁出,他匆匆離開。

    門內。

    喬浚睡着睡着,突然睜開雙目,側頭看向房門。

    他感覺門外好像有人。

    是誰?

    難道是洛白?

    不過這種感覺很快就消失了,好像門外的人已經離開了,也許,是傭人路過吧,只要沒有在門口徘徊就好。

    喬浚轉回頭,看着懷中還在沉睡她的言默。

    他輕吻了一下她的額頭。然後收緊了一下雙臂,笑着再次閉上雙目。

    言默在他閉上雙目之後,眉頭微微的蹙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已經好久都沒有做過噩夢了。

    原本還是一個很溫馨的夢,夢到了

相關:清晨與吻,夢醒與你  黃泉檔案 漢末之趙雲傳奇 帝相之術 網絡遊戲之三國小鎮 超魔領主 
 
語言選擇